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木子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讲故事网

【一】

木子是一个奇怪的,她不会说话,只是默默地做事。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缺陷吧,上帝却给了她一个另外的异能,她能看到未来发生的事情,能听得懂各种动物的,还能与死去的人交流。

也许正是这个奇异的本领,让她在幼小的时候受到了惊吓,以至于说不出话来吧。但是,她的聪明从那双灵动的眼睛里显露出来,让人感到深不可测。

常常,她躲在寂静的角落里,饶有兴致地做那些常人看不懂的事情。

她会望着天空发呆好大一会儿,眼睛里发着明亮的光,或许,那时候,她的脑细胞在欢快地跳跃着,与空中的白云说着话吧。( 网:www.sanwen.net )

她会蹲在一棵树下,一动不动地静止很长,不知道她是在与蚂蚁说话,还是在研究小小的土坷垃。

她会拿着一块很平常的小石头翻来覆去地琢磨,在深人静的灯光下,进入她自己的神秘世界里。

农村,天地是广大的,尽管条件不太好,但是,吃饱穿暖是能够保证的。木子没有受到多大的苦,因为只有她一个,从小不会说话的她也很少听到别人叫她。她的沉默使得人们常常忽略了她的存在,从而让她有了充足的时间行走在宇宙间。

是的,她在宇宙间,与各种各样的生灵们交往着。

她的世界,是嘈杂的,尽管在人们眼里,她那么。

【二】

木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了,父母试着把她送进了学校,希望她能识得一些,以便以后出门时少做一些难。

木子在学校里,成了公认的小傻子。她被孩子们当成取笑的对象,“小哑巴”是她入校一个月后获得的又一个名字,至此以后,人们便不知道木子是何许人了,小哑巴却是很有名气的名字,直至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引起来的,人们就都直呼她为“小哑巴”了。

木子不生气,相反,她还挺高兴的。因为,有很多人故意地大声叫她,引得周围的孩子都过来围观,大家一起狡黠的大笑时,确实是一番很另类的景致。每每这时候,木子就会饶有兴趣地观赏着,仿佛被作弄的不是自己,而是周围的那些人。是的,那些人的怪样子,在木子看来,真是有趣极了。

木子在课堂上是不听老师讲课的,她总是自顾自地做自己的小游戏,或者闭着眼睛睡觉。但是,只要是下课铃声一响,她就会马上兴奋起来,精神百倍地投入到嘈杂的声音里去,那灵动的眼睛和笑眯眯的嘴唇,随着外界的动静变化着,有时候,还会忍不住地咧着嘴大笑,或者,无缘无故地突然流泪,吓人一跳,谁也劝不住。只是,不久,肯定就会有一场灾难发生。

每逢过年,是孩子们最的时候,但是,木子却是哭着过的。她不吃肉,常常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里哭泣,那的样子,把父母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年过完了以后,木子就会恢复平常的状态。没有人知道,木子是在为那些被杀的动物们难过,因为,那也是她的。

小学上到三年级的时候,木子就成了被老师关注的学生了,因为她的成绩总是第一名,而且,几乎每门功课都是满分。特别是,她写出来的小文章令人称奇,根本不像是她那样小的孩子能够写出来的语言和见解。

小孩子的天真无邪在木子身上同样彰显着,幸亏她不会说话,但是,她会写字,终于有一次,木子的一篇作文吓坏了她的语文老师。

这是一篇描写田野景物的作文,文里有这样一段话:小麦苗们今天怎么那么高兴,有的唱歌,有的跳舞,像是在举行文艺汇演似的?噢,原来,是地下的人们在欢庆节日,那些总躺着睡觉的人们今天都醒了,像风一样飘在空中,互相打着招呼,大喊大叫的,还挺热闹,仿佛他们在赶集。可不是吗!他们手里都拿着好吃的东西,喜滋滋的,还在相互显摆呢!我知道,那是地上的人送给他们的,唉,这事闹的,送东西的人哭,接东西的人笑,真搞不明白,他们不都是挺好的吗,干嘛就不再来往了呢?

语文老师拿着作文本找到木子,问她怎么会写这样的文字,是不是她真的看见了什么东西,地下的人真的会飞在空中吗,小麦苗真的会跳舞……

木子不会说话,只会点头,她疑惑地看着老师,觉得老师的问题有点不可思议,地下有那么多的人,难道老师没有看见吗?不只是小麦苗会跳舞,所有的东西都会跳舞的,难道这些,老师都不知道吗?

木子的神情让老师惊奇,他觉得木子的精神可能不太正常,可惜木子不会表达,只能用点头和摇头来回答问题,这位老师也只能用“孩子有着丰富的想象力”来解释这件事情。

可是,此后不久发生的一件诡异的事情,让这位老师精治疗癫痫的药有什么副作用神失常了。

【三】

木子的作文里,总是会有一些奇怪的文字,渐渐地,语文老师关注起了木子。他想研究一下这个不会说话的小女孩,看看她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不只是在学校里,放学回家的路上,就是木子平常在家里做了什么,这位老师也会向木子的邻居询问一下。

一切都很正常,似乎木子没有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唯一的还只是她不会说话这一点缺陷而已。

但是,这几天,木子却与往常不太一样了,她的脸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总是定定地望着这位老师,想说点什么。

老师问木子:“怎么啦?有什么事跟老师说,老师帮你。”

没想到木子忽然大哭起来,抓住老师的手,越哭越凶。

老师不知如何是好了,他只好不停地说着:“好孩子,没事的,跟老师说,老师帮你,哦,是哪里不舒服吗?木子听话,木子给老师写字,来,木子,跟老师说说。”

拿起笔,木子在纸上写下了这几个字:老师,我想你。

老师笑了,说:“傻孩子,我就在你身边啊,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

木子又写:我爷爷说,他要带你去很远的地方。

老师大惊失色,因为木子的爷爷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木子,你什么时候听到你爷爷说的?”

木子写:昨天晚上。

“木子,你看见你爷爷了?”

木子写:嗯,我常常和爷爷在一起,爷爷可疼我了。

“木子,你怎么了?你爷爷已经死了好多年了,被埋在了地下,你怎么能够与他在一起?“

木子笑了,又写:老师,埋在地下的人可以出来的,你没有看见吗?

老师惊骇之极,差点跌坐在地上,他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直立了起来,背后嗖嗖地刮着冷风。

可是,木子还在写:爷爷就在这里呢,老师,你别走。

老师一把抓住木子的手,浑身哆嗦着:“木子,木子,你爷爷在哪儿?”

木子继续写:就在你旁边啊。

老师惊呼:“木子,告诉你爷爷,我不要跟他走!我不走!”

木子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她用手抓住老师的胳膊,使劲地摇晃着……

好多孩子都围了上来,有的大声喊着:“小哑巴,你又发什么神经?整天神神叨叨的。”

有人拉住老师:“老师,你咋啦?你怎么哭啦?”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孩子们呼啦一下子都散开,各自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木子的笔下,又慢慢地流出一行字:老师,我爷爷说,他只是带你去天上一趟,那里有人要见见你,还会让你回来的。

【四】

第二天,这位语文老师没有来上课,他真的精神失常了,木呆呆的,双眼无光,像是没有了魂魄。

木子放学后来看望这位老师,她只是平静地看着,不像旁人那样带着焦急的神情。然后,她悠悠然然地离开,边走边踢踏着路边的一块小石子,蹦蹦跳跳的,还哼起了儿歌。

十几天以后,这位老师经过中医西医多种方法的医治,总算是清醒了过来。只是,自那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再也不去关注木子了,除了认认真真地教学,就是去地里干活,好像忘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而人们也不便问起有关他精神失常时候的。

而且,木子的作文里也不再写一些令人费解的文字了,她常常会发好大一会的呆,眼睛盯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时而会自己笑起来。

有些调皮的孩子会趴在木子的课桌上,故意看着她,问:“小哑巴,你在想什么呢?”

木子就笑一下,然后摇摇头。

有人就说:“你怎么自己笑?哎,你是不是想到了很有趣的事?”

有一个孩子就拿着笔递给木子:“小哑巴,你写写,给我们说说,你在想什么。”

木子笑了,接过笔,写着:不能告诉你们。

孩子们就都一起嗨了起来,纷纷说:“有什么呀!小傻子一个,俺们才不跟你玩!”

可是有一个男孩子却始终不会嘲笑木子,每逢看到有人围着木子的时候,他就会在一旁喊:“谁来跟我玩,我就送他一个礼物。”

听到喊声,那些小调皮鬼们便会一窝蜂地跑,叫着:“我跟你玩,我跟你玩!”

这个男孩叫祥子,是邻村一家外地人的孩子,家里很是富裕,平时吃的,穿的,用的,都和平常的孩子不一样,举止很是文明,似乎他故意的要让自己像个绅士一样。

祥子的癫痫奥卡西平一天吃六片正常吗学习成绩也很好,与木子不相上下,经常,两个人的成绩是并列的第一名,要不是木子是个哑巴,人们早就把他们俩看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只是木子从不与祥子打交道,每每看到祥子投过来的眼神,木子便会赶紧地低下头,一朵红晕飘上脸颊。

祥子不知道,木子其实在关注着他,只有木子一个人知道,祥子是自己相伴一生的终身伴侣。

【五】

木子渐渐地长大了,她变得越来越沉默,怪异。她不喜欢呆在有人的地方,更不会去人群里凑热闹,除了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与家人们一起坐一会儿,此外,她都是一个人独处。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做游戏,一个人发呆,一个人散步,一个人跳舞,或者是,一个人郁闷,一个人流泪,一个人嬉笑。

她会拿着一朵花儿忙活一整天,不管走路,做事,眼睛都不离开花儿;她会与任何一只小动物亲昵,以至于所有的动物见了她都会欢跳;她在田野里的时候,风儿都是香的,因为那是植物们送给她的礼物;她常常会做一些让人摸不透的手势和动作,脸上还带着丰富的表情;而且,每当望着天上的飞机时,她都会叹一口气,直到飞机没有了影子,她还会看着上空,眼睛一闪一闪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特别是到了晚上,有人发现,木子常常坐在院子里,一个人望着天空上的星星,转着头浏览,很长时间都不睡觉;更别提有的了,那是木子最高兴的时候吧,她几乎整夜的不睡觉,神神秘秘地做着古怪的动作,竟然还会仰天大笑。

木子的反常行为早已被村里的人们视为平常,没有人去关注她,因为人们都把她的怪异举动看作是她因为不会说话之极的发泄。因为很难与她交流思想,人们便渐渐地把她弃置在无视的角落里,似乎是让她自生自灭去了。

可是,有时候,木子的行为反常到令气的地步时,人们还是觉得她像是有些神经不正常。比如,她不让人们下老鼠药,把卖老鼠药的人追着打;她曾阻止有病的人输液,不让病人动手术等等,让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终于,有一件事情让木子出名了,甚至于差点使木子成了神医。

村里有一个中年得了癌症,在医院里被判死刑以后,回到家里等死的时候,木子送给她一段植物的桔梗,打着手势告诉她,每晚用此物熬水喝。病人抱着微小的希望照做了,没想到,一个月后,病人的症状减轻了,后来,木子又送给她几片树叶和草根,比划着让她她洗干净了含在嘴里,不久,这个癌症病人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

这事很快便在十里八乡传开了,人们纷纷上门讨要药材。但是,木子却显出迷惘的样子来,并且大病一场,高烧几天不退,昏睡之时,嘴里竟然说出话来,断断续续的:“不要,我不去……我,我再也不敢了……”把她的父母吓到不知如何是好。奇怪的是,木子的病好了以后,依旧是不会说话。

【六】

木子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是一名高中学生了,她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一名县重点中学,成了村子里一名唯一的高中女学生,也是她所在的学校唯一考上高中的一名。

高中生活单调,紧张,但也丰富多彩,经常,活跃的同学们会制造出一些笑料,刚刚摄入圈子里的少男们便会在压抑中笑一笑,但是,绝对不会像小时候那样随便了,很多的的思想交流都隐在了地下,好像见不得阳光似的。

其实,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木子的眼睛的。木子不用跟着他们,就知道,班里谁和谁有点小纠结,哪个男生和哪个女生心里有互动,甚至如果她想知道哪个同学的未来,稍稍动一下脑子就会算出来。

木子很累,她有时候特别烦躁,最糟糕的还是晚上,她失眠,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她讨厌的,很多的丑恶,掩盖了,很多的垃圾,污染了世界,包括人类中的垃圾,可是,又无法改变。她眼看着很多的丑剧在上演,又无力阻止,眼看着很多的好人在受难,又无法援助,于是,她就想到了离开。离开,不是死,因为,木子知道,死去还是离不开这个世界。可是怎样才能离开,她总是找不到办法,她在寻觅一个逃离这个世界的出口。

这是一个阴霏霏的周末午后,木子骑着自行车回家。天空像一口倒扣下来的大铁锅,秋风透过淋湿的单衣,凉到了人的骨头里。路边,有一个大鱼池,因为是周末的缘故吧,两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在池边看鱼,手里都拿着一根小木棍,正在调皮地打水,水面上一圈一圈的涟漪荡漾开来。忽然,其中一个孩子的脚下一滑,双手本能地一伸,没想到却碰到了另一个孩子,一声惊叫,那个被碰到的孩子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跌落水里。“哎呀!快点拉我!”落水的孩子伸出手来,眼看着头就要没入水里。岸上的孩子慌忙之中伸出手去,本想拉出朋友,没想到,自己却被水中的手拽进水池里。

两个垂死的孩子在水里挣扎着,脆弱的之花眼看就要凋落,木子的心却在剧烈地狂广西好的癫痫医院跳着。多少次,她放任着上帝的这种恶作剧,这次,她想阻止。可是,违逆的后果又是那么可怕,她会受到一次死亡的,然后,还会回到这个世界上来,只是,她会失去自己的超能力,成为一个平常人,懵懵懂懂的平常人,像一个瞎子一样,只是生存在人类的世界里。但是,她会恢复说话的能力。

这样的后果,木子不止一次地衡量过,她想拥有自己那个广大无边的精彩世界,而不想拘泥在人类这一个的世界里,那样,她会失去很多的好朋友,她想只是用心去与外界交流,而不想只是用嘴说话来与人交流思想。但是,这一次,木子想叛逆自己的命运,她不想再做一个旁观的清醒者,她想蒙上自己的眼睛,去猜上帝的谜语。

于是,木子飞跑过去,跳下鱼池,救起来那两个被上帝判了死刑的孩子。

但是,木子却沉在水里,昏了过去。等到有人把她捞上来时,她已经几乎没有了气息。

在医院里抢救了几个小时,木子醒来了,她看着周围的亲人,笑了。

周围有爸,,有老师,同学,那么多熟悉的亲人,都在关切地看着她。却再也没有那些异于人类的生灵穿梭在空中,好清静!

木子望着有点陌生的妈妈,心里涌起一股热流,这么多年来,自己很少把心思放在父母身上,很少给父的回报,想起一直以来父母的呵护和疼爱,木子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爸爸,妈妈!”

【七】

木子会说话了,这件事在乡里人们中间迅速传开,于是,很多人来看望木子,其实是想和木子说一句话。人们见到木子问的第一句话几乎都是:“木子,你认识我吗?知道应该叫我什么?”然后,眼巴巴地望着木子,等着她回答。木子则眨巴着眼睛,努力地想一会儿。只有很少几个人,木子能喊出对他们正确的称呼,大多数的人,还是父母提醒她。

木子不知道与人说话是这样的,一句话说出口,得到回应的同时,会有的震颤,那是令人兴奋的感觉,特别是那些望着自己的笑脸,和蔼,可亲,那抓住自己的手,温暖,热切,传递着一股人性的善良和期盼。原来,话语,才是人与人之间最直白的交流啊,那不是眼神能完全替代的。每一个音符从嘴里发出来的时候,随着脸上的表情,和肢体的动作,都在诠释着那个人心里跳动着的思想的火花,是那个人的舞蹈。

晚上,等到人们都散去的时候,便会坐在木子的身旁,想着话题跟木子说。比如,他们会问木子,还记不记得某个时候,有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他们希望木子能给出答案。但是,木子好像记不起来了,只是朦朦胧胧的一点记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且,令木子疑惑的是,不管她遇到什么物件,都会感到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特别是那些小动物们,就像老朋友似的,见了她都摇头摆尾的欢跳,还发出奇怪的声音,那种友好的表示,令木子好奇,动物们那热切友好的眼神,更是让她迷茫,因为,她看不懂他们的动作和眼神,听不懂他们的叫声,只是觉得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遥远,好像隔了一层无形的膜,无法穿透。

这天,祥子来了。

一进门,祥子就站住了脚,他不知道见了木子,第一句话该说什么。是问:“木子,你会说话了?”还是说:“木子,你好!还记得我吗?”或者这样说:“老同学,我看你来了……”想来想去,都不妥当。

就在祥子犹豫不决,踟蹰在院子里时,木子妈走了过来,惊喜地说:“噢,是祥子来了!你,今天是周末啊,对,今天周末,看我糊涂的!哈哈,快进屋,木子在自己学习呢,你来了,正好帮帮她。”

祥子的名字传进木子的耳朵里时,木子的头就颤了一下,身上无来由地一热,一种莫名的羞涩和拘谨控制了她的行动。

看到一步踏进来的祥子,木子怔怔地呆在那里。十八岁的祥子已然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成熟中透着男性的阳刚之美,带给木子一种清新,伟岸,大山一样的感觉。

面对着木子的眼睛,祥子霎时愣在门口,脑子里预备好的话语忽然全都无影无踪。,他和木子的眼光很少对视,只是在心里暗暗喜欢着木子,偷偷地帮助她,却又不敢让木子知道。

其实木子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可是现在,她真的有点模糊了,那些以往的记忆都像是雾里的水汽,令人抓不住,看不清,但是,却又确实存在着,在人的心肺间穿梭。

“祥子,”木子礼貌地叫了一声,叫得自己的心房抖动了一下。

“木子,”祥子向前迈了一步:“你,你好了?”

“嗯,你,你来了……”木子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嗯,来,来看看你。”祥子很自己的嘴怎么这么笨,他感觉自己的脸无端地热起来。

“来,祥子,快坐下,喝杯茶!”木子妈妈端着茶壶进来,冲了一杯热茶,递给娄底癫痫医院有几家祥子,打破了僵硬的气氛。

【八】

木子痊愈了,她要回学校。

路上,木子觉得世界是新的,空气清新,洁净,天空蔚蓝,空灵,白云飘逸,朦胧,风儿温柔,凉爽,们跳跃着,树木们摇摆着,儿们鸣叫着,鱼池里……

木子又来到了那个鱼池旁,不由得停下了自行车,有一种冲动领着她,走到了水池边上。

水波在阳光下闪着亮光,雨儿在欢快地游动,嬉戏,看到她的到来,竟然纷纷游过来,吐出一个个水泡,快速地摇摆着尾巴,有的还在水里打着旋儿,翻起水花,像是看到了老朋友似的。

木子觉得这个鱼池有一股吸引力,不,好象是一股魔力。水不是很澄清,蓝天倒影在里面,显得昏暗,白云的影子更是鬼魅,风儿吹过来,没有在水面吹起波澜,连水纹也没有。木子有点晕,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想飘起来,很轻,很轻。

一阵旋风吹来,撩起木子的衣服,一丝凉意穿透她的骨缝,激醒了混沌中的木子,她沿着池塘的边沿走了几步,忽然感觉从未有过的释然和舒坦,好像有一种新生的感觉。

是的,她没有忘记,自己在这里死过一次,那在死亡边沿挣扎的痛苦还清晰地印在心壁上。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被痛击着,窒息着,极度的痛苦遍及到每一根神经末梢,生与死在交战的时候,身体是战场,死神狰狞的笑声代替了生命微弱的呻吟,终于,在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烈火焚烧着的时候,在所有的痛感都消失了的时候,木子极度疲乏地睡去了。

但是,现在,我又活着了!木子这样想着的时候,不是有一点高兴,而是兴奋到想大叫,想飞起来。

骑上自行车,木子飞快地蹬起车轮子,让自行车以最快的速度飞驰。哈哈!她想大声喊出来:我来了!

【九】

木子站在教室门外,望着一张张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脸,迟疑着。老师正在讲课,一语未了,又转身在黑板上疾书。

“!”木子喊了一声。

老师转过身来,呆愣住了,手里的粉笔掉落在地上,身体保持住一个滑稽的姿势,像是被点了穴道;右手高举着着,左手拿着书本,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半张着。

此时,教室里沸腾了。一张张脸上都睁大了惊奇的眼睛,像是看到了稀有动物。

“木子?”

“是木子?”

“天哪!木子会说话了!”

“木子!”“木子!”“木子!”

……

高一声,低一声的喊叫,令木子应接不暇。这时候,老师反应过来了,哈哈大笑一声:“哈哈!是木子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进来,快进来!”

木子迎着全班同学的目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

“欢迎木子同学回来!祝贺木子身体痊愈,木子,跟大家说几句话吧。”老师有点激动,眼睛里掩饰不住的兴奋。

“对啊,木子,我们想听听你说话。”

“说一句呗,木子。”

“木子,木子,给我们讲一讲你救人的吧。”

木子脸红了,她既兴奋又有点胆怯,心里像有几头小鹿在蹦跳着,她也真想跟同学们说说话,于是,她站起身来,笑着向班里的所有同学看了一圈,大声说:“你们好!谢谢你们的关心!以后,请大家多多帮助我!”

“噼噼,啪啪。”班里响起一阵鼓掌声。

老师敲了一下黑板,说:“好了,木子同学,请你坐下,咱们现在开始上课。待会放学后,你去我的办公室,我给你补一补落下的课程。”

一下课,班里几个平时特别活跃的女同学便跑过来,趴在木子的课桌上问长问短,周围的人们都饶有兴致地听木子说话,有几个挺内向的男孩子还默默地拿着书本,装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木子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着女生们的问话,心里很是快乐,她第一次尝到了语言带来的愉悦。

“木子,你不会唱歌吧?没事,我教你。”那个总是爱唱跑调歌被同学们称为“疯丫头”的小亚拉着木子的手,自告奋勇地自荐为老师了。

“你去一边吧,就你那两下子,还不把木子教成疯子啦,哈哈!”

“切!我还不稀罕教你呢,你那五音不全的嗓子,一唱歌像鬼叫,吓死几个人,人家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啊!”

“你这个死丫头,看我不打扁你!”

两个人你追我赶,在教室里扭在一起,又打又笑,都累得气喘吁吁,这场景,让木子兴奋至极,她感到,自己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这个世界给她预备了一个丰盛的宴会,请她入座。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