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飞翔的时候很美丽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讲故事网

(一)

“坠落的感觉如此美妙,一如坠落本身,可是,坠落究竟是怎样的感觉呢?”她呢喃着……

(二)

已是入秋了,天气微凉,但午后的阳光依旧刺眼。

马路上,汽车正飞速地行驶着,一辆一辆,争先恐后的排放着浓密的尾气,污浊的气体从污黑的管道中释放出来,恣意的污染着这个城市。

“快看那边,有人要……!”马路中央传来了一声极为尖锐的叫喊,这喊声在街道上的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僵硬的行走着的人们仿拂一瞬间获得了活力,纷纷徇着声音向上望去。( 网:www.sanwen.net )

阳光很刺眼。

路上的行人们不约而同的举起手,妄图挡住喷薄而出的阳光,可是那些顽皮的小家伙们却在努力的搬开他们的指缝,跃入他们的瞳孔,企图照亮与这个城市一样浸泡在污浊中的人心。

空气中的灰尘极容易的就从人们抬高的鼻孔钻入,一点一点的,腐蚀了他们的心

脏……

(三)

这里是Z市最高的建筑,因为修筑得有些年头了,故而被传得神乎其神,本市的人,往往有什么想法却做不到的,都要向这栋楼许愿,久而久之,这楼也成了这个城的代表,被人们寄予了无限的希望,灰白色的墙体,被们用粉笔写下了愿望——“我想有两朵小红花”“我想要两块巧克力,因为这样就可以给美美一块了!”“我想跟隔壁班那个拍皮球的一起玩儿”……孩子们渴望的大都是些物质上的东西,一朵红花,两块糖,就足以让她们,愈是容易满足的人也就愈,故而她们也是最幸福的人,但这种情况很难儿童癫痫病发作了如何急救维持到她们长大……孩子们一笔一划认真地写着,七嘴八舌的笑着讲着,没人注意到角落里有一处小小的地方,被人用深红色的笔歪歪扭扭地写着“我想飞”,字迹小小的,却深入墙中,仿拂有着无尽的希望与哀怨

(四)

他极速的在人群中穿梭着,无视脚边那些跪着乞讨的流浪汉,对着跳楼大减价的喊声充耳不闻,他只是努力的向前跑着,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她找回来,呵,那可是精心培育的试验品啊,虽然这么做对身为的她来说有些残忍,但是这样能帮助她亲的哥哥获得光明的前途,她是不会反对的。万能的主赐予的这个妹妹是上帝的礼物,要让她发挥最大的功用啊!只差一步就能成功了,即使不幸被她知道了,也一定要完成!不管她高不高兴!可恶!她跑到哪去啦?

(五)

她努力的一步步缓慢的挪动着,看得出来,这缓步地行进耗费了她不少的体力。女孩紧咬着下唇向上走着,苍白的嘴唇并没有因为紧紧抿着而呈现出丝毫的血色,她的脸在黑暗的楼道中白得吓人。

哗……锈迹斑驳的铁门在地上缓缓拖动着,通往天台的门扉被打开了,耀眼的阳光瞬间涌入楼道,仿佛伴随而来了无限的温暖,女孩低垂的头猛然抬了起来,她睁大了双眼奋力的朝着太阳的方向奔去,张开的双臂像是的翅膀,在光影交错迷离之间,女孩奔跑着的身影,恍若,飞翔。

(六)

她向前跑着,突然心脏"咚"的一下坠得很重,她停住了,低头向下一看,脚下便是无尽的深渊,她腿一软,蹲了下来,不敢再向下看,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让她动弹不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勉力敲了敲胸膛,支持着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抬头看看天,努力的尝试着踮起脚用去触碰阳光,试图抓住那些在她的指尖跳跃着的精灵们……

(七)北京军海医院>

那一刻,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看见了,楼顶上美丽的女孩子,她穿着白色的棉布裙子,用最妖娆的姿态,旋转成最绚丽的舞,恰似一场飞翔的开场舞……

(八)

她猛地回头,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后,她静默,许久才用无比清冷的声音问道:“是来带我走的吗?”

男子微笑,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很喜欢这儿?乖,跟哥哥走吧,病好了我再带你来好么?”

女孩的手心沁出汗来,她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手术……成功的几率是多少?”

男子抬头看看阳光,却并不回答她的话,女孩头上的纱布也因为这静默而变得湿润了,她轻轻咬了咬下唇,握紧手心,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又问了一次:“我说,手术成功的几率到底是多少啊!”语气中带着些微的强横,令人无法拒绝。男子的微笑一滞,他发现这时再也保持不了他那绝佳的招牌笑容了,于是板起面孔,冷声道:“你也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来寻找干净的肾源给你,这个城市太肮脏了,你不该再对它有任何的依恋……”

“够了!”女孩仓皇的摇头,这时她发现眼前的风景越来越模糊,长直视太阳使她的双眼不受控制的流下泪来,她的声音哽咽了,但仍是坚定的乞求着:“求你,别这么快带我走,我只想看看太阳,就一眼,就最后一眼……”

他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向回走,依稀可以从他的背影看出,他的肩膀在颤抖……

地上,一直注射器的卧着,针头上沁出了一滴清澈的液体,就象,天使的眼泪。

(九)

世界终于清静了,这里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于是,她开始舞,不停的旋转,跳跃,舞姿轻盈……

(十)

行人纷纷抬起头14周岁得癫痫原因引起的?,注视着她,赞叹着这一场世纪之舞,人群中偶尔会有人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叹息,但大多数人都是来看热闹的。蓦地,楼顶那个细弱的身影轻盈的跃起,缓缓的向下坠落,宛如折翼的天使,以飞翔的速度朝人间坠落,速度快得让人无所适从,但仍是有人发出了极为尖利的叫喊……“砰”重物坠地的声音,地上瞬间绽放出无比艳丽的花朵,大片大片的红,恣意的绽放,迷醉而妖娆……

(十一)

围拢的人越来越多,这其中不乏许多不明就里的人,争抢着向前去凑着热闹,地上弥漫的血腥味扩散开来,内圈的人纷纷捂着嘴向外走着,而外圈的人又极力想挤进来,于是,人群像一条丑陋的毛虫疯狂的蠕动着……

尖利的警笛声呼啸而来,刚才还十分混乱的人群霎时分出了一条路那片红色的曼陀罗就这么突然的暴露在眼前,让人心头猛地一颤……

(十二)

“坠落的感觉如此美妙……”她想着,耳边夹杂着呼啸的风声,仿佛瞬间被从世界中抽离,她仰望着天空,残阳如血,“这将是我最后一次仰望……”她笑了,离开这肮脏的桎梏,她将飞向美好的!

(十三)

警察们开始清理现场,红蓝交错的光晃得人眼花缭乱,黄色的隔离带,隔开了好奇的人们和疯狂的记者,他们唏嘘着走开了,人群开始如泄洪般向后倒退,一个人影逆向从人群中跑了出来,象在江心奋力挣扎着的蚂蚁,那人趁警察们不注意,弯着腰极灵敏的钻入了隔离区,白色的裹尸布早已被染成了红色,那人影冲到那摊红色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合什,嘴里喃喃的念着祷告词,短暂的祷告词念完,他又在胸前极为虔诚的画了个十字,就在这时他被警察们发现了,被一群人强行拖出了隔离区,他奋力的挣扎着,嘶吼着“放开我!让我看看我妹妹!”裹着金边的眼镜早就在拉扯中被武汉治癫痫较好的专科医院踩得粉碎,他仍是努力的向隔离区冲去,象极困在笼中的兽……终于,在长时间的缠斗下,他因体力不支而被拖走了,他的眼中溢满泪水,紧紧地握起拳头,颓然的蹲在楼角,一位警察向他走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并递一支烟,和蔼的说道:“陈先生,我能理解您失去亲人的,但死者已矣,生者不必过哀,请节哀顺便吧……”他的头垂得更低了,深深吸了口烟,呛人的烟草味带给他暂时的清醒,他缓慢的抬起头,红血丝布满了双眼,沉声道:“妹妹是我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所以刚刚我的情绪有些失态了,对不起……”警察用颇为赞赏的神态看了他一眼,道:“请您先回去为令妹处理后事吧,这里有我们呢。”他点点头,道:“也好,再待在这里我恐怕还会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影响你们的。那么,我就先行离开了。”腾地站起身,男子大步流星的走出现场,他的手微微颤抖着,脸部极度的扭曲着,缓缓的,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十四)

黄色的隔离区中央,她静静的躺在地上,残破的脸上嘴角上扬,她是笑着离开的……

(十五)

第二日,Z市的各大报纸纷纷刊载了这样的标题——痛失亲人,陈逸凡退出医学界,闪亮新星成为流星。内容无一不是对神经学教授陈逸凡退出医学界的消息表示惋惜,但也有一家八卦周刊在头版中言辞激烈的指出写陈逸凡此举不过是为了继承其多年前留下的大笔遗产,利用其神经学教授的职务之便使用催眠让其妹妹自杀……本该造成轰动的新闻却意外的遭到了整个新闻界的抨击,渐渐的,也就没了声息。

(十六)

Y市的郊区,一栋装饰极为豪华的别墅中,一位身穿精致西装的男子慵懒的倚在沙发中,优雅的晃动着杯中的红酒,嘴角上挑,露出了绝佳的笑容……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