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浅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讲故事网

浅秋,一位漂亮,知书达理的职业医生。都快30岁了,还是孤身一人。追求她的男人能排成队,可浅秋就是不动心。这些男人中三六九等,有钱没钱的都找上门来,可浅秋就是看不上眼。

这成熟的,心里到底想的是啥,谁也猜不透。或许在她的内心还有一段打不开的心结吧!

医院里的上上下下都知道,院长大人很追求浅秋。但在浅秋的心里,对他只是一种尊敬,是上下属的关系。她也不想做当今的“小三”,让人戳脊梁骨。但在院长的心里,却十分渴望能和浅秋走得近一点儿。或者说,为了浅秋,他还可以和妻子。

这天,晚霞透过宽大的落地窗映衬在医院走廊的一角。院长看见浅秋目不转睛地向着窗外眺望,便走过来。

“浅秋,你究竟怎样想的?”院长的眼里那种柔情任何女人都能读懂。

“没怎么想,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浅秋简单而冷漠的答复,让院长很失望,也依然没有放弃对浅秋的追求和。( 网:www.sanwen.net )

浅秋的过世的早,她一直和奶奶过着清贫的日子。浅秋对奶奶也十分的顺。和奶奶相依为命的日子,也是浅秋最开心和日子。

这天,医院里来了一位青帅气的小伙儿“患者,”非要让浅秋给他看病。

小伙儿叫顺子,在一家私企上班。前几年就去世了。在顺子的中,他只记得父亲做地质勘探常年在外,是位高级工程师,很少回家。和不算太融洽。但在顺子的心里,父亲的过世总是个迷,母亲总说是那个狐狸精给害的。

“浅秋医生在吗?”顺子进医院里就像个高音喇叭大喊。

浅秋听见有人喊她,就赶紧从办公室里出来。

“是找我吗?”浅秋气质非凡很有礼貌地站在顺子面前。顺子眼睛亮亮的,看见美女医生不愿意离开。

“是啊!”

“你先挂个号,然后到我科室来,我给你检查。”

顺子挂了号,坐在浅秋面前,乖乖地听从浅秋的检查。

“你是哪儿不舒服啊?”顺子不是哪不舒服,看病是个引子,主要和浅秋套近乎。

“嗯,嗯,我也说不太好。就是不舒服。”眼睛还是不离开浅秋美丽容颜。

浅秋拿起听诊器仔细地给顺子做检查。听了听心脏,敲了敲后背。

“你没什么大事,心律有些不齐,可能是休息不好吧。这样吧,我给你开点儿小药,回去服用几次就好了!注意不熬。”

顺子心里想,可不是吗,最近晚上不好好休息,整宿和游戏打交道。也是想见浅秋这事儿给闹的。

顺子还想和浅秋聊一聊,浅秋已把开好的药方送到他的手上。

顺子想,这第一次有意相见,人家无意接待就算不错了,不能得寸进尺,让人家难堪。顺子起身表示谢意,离开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顺子想着怎样才能让浅秋注意到他。让这个美女医生属于。也算给苦命的母亲有个交待,不然母亲整天在耳边唠唠叨叨的,都快把耳朵唠叨出茧子了。

那天,顺子不知在哪儿听到消息。浅秋生病了,在家休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养。

其实,浅秋也没有什么大病,只是有点儿感冒,发烧不退,有些头晕。在上班的时候就突然晕倒,正赶上院长路过。

“怎么了浅秋,为什么晕倒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睡眠不好吧!”

浅秋别看在感情上没有着落,在工作上可是一名出类拔萃的业务骨干。闲暇总是专研业务,现在已是研究生学历。院长既被浅秋的美貌吸引也为她的好学而钦佩。才情具佳,百里挑一。

院长派人给浅秋送到家里,并抓些对症的药还买了些营养品带回。当然,这一切,院长做得很妥当,人言可畏,院长不想自己的私密暴露的太显眼。

顺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浅秋的家。

浅秋的家,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房屋看上去很破旧,老房子。可能在过几年赶上城市规划等着拆迁。

院子里一棵古树显得很茂盛,小院让奶奶侍弄得干干净净的。偶尔还能看到在树上嬉戏的小叽叽喳喳地叫着。

“奶奶,开门啊?我是浅秋姐的,来看望她。”奶奶从声音里能听到是个小伙儿。便从门缝往外瞧着。

“奶奶谁啊?不认识咱不开门。”浅秋躺在床上嘱咐着。

“秋儿,是一个小伙儿,比你小很多呢。挺精神的。”

奶奶不知道顺子是何方人也,但在老人家心里,这浅秋也不找对象,成了奶奶的心病。巴不得,明天一觉醒来能有一个好小伙儿来向她的宝贝孙女求婚。

浅秋强打起精神起床踉踉跄跄走到大门口,开开门,哦,原来是你啊!

“奶奶,我的一位患者,让他进来吧!”

浅秋把顺子让进屋里。顺子手捧一束美丽的百合花,并送上祝福“祝浅秋姐早日康复!”

“谢谢你啊!”

浅秋因身体还是很虚弱,不想和顺子说得太多,只想静静地在家养几天。

“姐,你怎么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啊!你这样让顺子多着急啊!”说着说,顺子的眼泪就流下来了!还真是个多情的男子。

“我没事儿,休息几天就好了!顺子,你身体最近好吧?”

“嗯,还好。”

奶奶在一旁听着两人的话,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以为小伙子是看上孙女了。其实也就是看上了!但两人年龄有点儿差距。浅秋32岁,顺子才24.如果真是情,年龄也不是问题。奶奶这么想着,还想留小伙儿吃饭呢。

“秋儿,奶奶出去买点儿菜,你们先聊。让小伙儿吃完了再走吧!”

浅秋,看看顺子。顺子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脸红得发烫。他还想,得到浅秋而不能急于求成,他要稳扎稳打,把浅秋弄到手。另外,还得让母亲把关呢!

"谢谢奶奶好意!看到浅秋姐没什么大事,我就放心了!”说着便起身告辞。

顺子离开浅秋家还没有十分钟,院长来了。奶奶心里犯嘀咕。今天是怎么了,这大男人小男人一起来看浅秋。哪个是才是我孙女的最爱啊!在浅秋心里哪个都不是。

院长就像她的兄长一样,对她的关照和扶持,让她更多的是。而今天院长来是要和她商量离婚的事儿。因为院长的女儿已考上大学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他要改变自己目癫痫病会带来哪些危害?前的生活,离开生活多年没有涵养的老婆,和自己多年心仪的女人开始新的生活。

奶奶把院长让到了浅秋的屋里。坐在浅秋的床边,询问了病情后便说起了正题。

“秋,你到底是咋想的吗?我为了你可以舍弃一切,甚至是我的官位。”

“我不同意。我不能让你妻离子散。我对你也只是出于一种,把你当作我的兄长。”

“可我在家,夫妻间早已没有了感情,名存实亡。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吗?”

不管院长怎么苦口婆心地说教,浅秋就是不答应,就是不接受。这样院长很。但他想好了。即使浅秋不接纳自己,他也要离开家,也要离婚。

浅秋身体恢复得很快,上班了。

这天,浅秋正在上班,突然从门外闯进一位20岁出头的,看见浅秋指着浅秋的鼻子就破口大骂“你这不要的脸狐狸精,勾引我老,我今天不能放过你。”上来就要打浅秋。

浅秋边躲闪边说:"我没有,我们是清白的,你要我。”

“那我老爸,为什么要和我妈离婚,就是因为你这个坏女人。”

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院长的女儿。院长急匆匆过来,把女儿拽走。看见浅秋受委屈的样子,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浅秋莫名地遭受侮辱,爬在办公桌上起来。她在想着是不是自己应该有一个归宿,不要再这样孤身了。可这好男人上哪儿去找啊!

其实,在院长的眼里,他已知道顺子在默默地追求自己心爱的女人。他不想和顺子竞争,也不想对顺子施加什么压力。如果浅秋真的选择了顺子,顺子能真心对她好,也就了却自己的。

那天班后,院长去找浅秋,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浅秋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先答应处处看。

顺子得知浅秋同意和他交往,乐的找不到北了!还要带浅秋回家让母亲大人“过目”。

接下来的日子,浅秋和顺子开始了正常的交往。出去兜风,下馆子,看电影等一些亲密的接触,让姐弟似的恋情也有了一些进展。

那日,下班后,浅秋也没有过多的修饰,就是不修饰也是很靓丽的。和顺子一起来到他家拜见他的母亲。

听顺子说要带女朋友来家里,顺子的母亲忙得不亦乐乎。特别高兴,他要看看儿子选择的是什么样姑娘。

进屋,顺子妈在厨房做饭,浅秋随意在屋里走动。忽然,在电视柜上,一副三口一家的照片,让她为之震撼,怎么会这么巧,浅秋的脑子一片空白。照片上的中年男人正是自己深有好感的男人张老师,竟是顺子的。

“秋姐,看什么呢?过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母亲。”

顺子母亲连说带笑地过来接见浅秋。看见浅秋第一眼先是一愣,后来眼里冒出仇恨的怒火。上前不容分说,就给浅秋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浅秋两眼冒金星。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害死了我男人,难道还要害死我儿子吗!?你给我滚出去!”顺子母亲歇斯底里的吼着,弄得顺子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你说浅秋她害死我爸爸?不可能的,她不是那样的女人。”

“你懂个屁。当年要不是她勾引你爸爸,你爸爸能死吗!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浅秋带着泪趁机逃离了请问患上了癫痫病还能开车吗?顺子家。

顺子妈在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劝也劝不明白。他突然想起了浅秋,急忙跑出追赶浅秋。

“浅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和我父亲有关系。你给我说清楚。”顺子痛苦地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顺子,你要相信我,你父亲真的不是我害死的,只是个意外。”

就像开了水渠的闸门,一起向浅秋袭来,让浅秋喘不过气儿。

时间回到十年前。

顺子的父亲是地质勘探队的工程师名叫张成,常年在外。工作几十年,口碑好,人又善良。但夫妻感情不算好,他不爱回家。即使队上放假他也不愿意回去,一个人在简陋的屋里享受自己的和清静。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吃饭也不及时,就是对付。时间长,落下了胃疼的毛病。

队长想找个做饭的女工,老张就是不同意。队长也是担心老张的身体。这回队长不听他的,背着他找了做饭的女工,这个女工不是别人正是浅秋。

浅秋当时正在准备复读高考,20多岁的女孩,既要照顾奶奶,自己还要加紧复习功课。如果有了这份工作,她可以利用晚上的时间复习功课。加之家里也比较困难,也是为了自己能挣到点儿将来考大学的费用,她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那天队长带着浅秋来到老张办公室。

“老张,给请了一位小姑娘做饭。”

“我不要,我自己能做。”老张头也不抬,在办公桌前写着什么。

“不行啊,老张,你看你最近总犯病,你要是病倒了,这勘探的任务不就泡汤了吗。”

“行了,啥也别说,就这么定了!”队长出去忙了!老张这时才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瘦弱、美丽的姑娘。

“你都会做啥?”

“老师,我啥都会做。您喜欢吃啥我就做啥。”老张心想,这丫头还挺脆快的。浅秋下意识地开始帮助老张收拾屋子,开始做饭。

就这样,浅秋在老张那儿开始做起了算是保姆性的工作。老张对自己身边突然来一位懂事贤惠能干的小女孩,对他的生活得以照顾,让老张孤独的那颗心也得到了充分的释放,每天精神焕发,身体也比好多了。不忙的时候,还帮助浅秋补习功课。

可那晚,浅秋刚要回家,老张却又犯胃疼病,老张捂着肚子,疼得直叫。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流下。

“张老师,不行去医院吧?”浅秋急得不行。

“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抽屉里有药给我递过来。”

老张服过药后,好了很多。但在浅秋看来,要为张老张加强营养却成了她的所想所做,不能总是粗茶淡饭的。

浅秋一有时间就到附近河边给老张抓鱼,煲鱼汤给老张喝。知道老张的胃不好,饭做得柔软,菜做得可口。老张也对浅秋无微不至的照顾很满意。对浅秋也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

而浅秋也在两人的交往中渐渐对老张有一种依恋。老张也看出来了浅秋的潜在意思,也开始在疏远浅秋。

“浅秋啊,我这边你不用太操心了,你要好好复习,你一定要考上大学。到时候,我会把学费给你准备好。”

那晚,浅秋冒又去给老张捉鱼,当她满身水淋淋手里还拎着两条鱼站在老张面前兴高采烈地说:“张老师,你合肥看癫痫病的医院看我又捉了两条鱼。”

“谁又让你去了,我不想吃鱼了!你看你把自己弄得成什么样子了。以后不要再去了!”

浅秋对张老师突然反常的语气有点儿不适应。眼里写满委屈。

“张老师,您这是怎么了?浅秋哪儿做错了吗?”

老张嘴上那样说,心里却很心疼浅秋遭受雨淋,就像淋在自己的身上。他赶紧到厨房给她烧热水。让她洗个热水澡,好回家。

“水烧好了,你快进去洗吧!”随即老张给浅秋找来一套男人肥肥大大的衣服。

浅秋没有说什么,不知道张老师怎么会是这样的态度。是不是自己哪儿做得不好。

浅秋磨磨蹭蹭地进厨房的木桶里洗澡。很长时间也没有动静。老张等得焦心。突然张老师听到里面传来扑通一声。老张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赶紧走到门前敲门。

“浅秋,浅秋,怎么了?浅秋,浅秋开门啊!”屋里没动静,老张猛用力把门踹开,发现浅秋已把热化气罐打开,透气窗也关得紧紧的。赤裸裸的身体躺在那儿。

老张灵机一动,赶紧登上凳子去打开气窗,没想到脚没站稳,摔了下了来,脑部正好磕在暖气管的一块很尖的缺口上,血流如注。应没有得到及时地抢救,没过多久心脏停止了跳动。

顺子的母亲得到丈夫去世的消息,知道死在老张的临时的家里,还和浅秋这个女人在一起。

一口咬定是浅秋害死了自己的丈夫,不依不饶的。

医院的太平房,顺子母亲看见浅秋疯一样跑,抓住浅秋的头发就往墙上撞。

“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害死了我男人,你还我男人啊!”

“我没有害死他,是个意外,阿姨。”浅秋在痛苦中与顺子说着。旁边围观的人,也在嘀嘀咕咕数落着浅秋。

“现在女孩儿怎么会这样呢,抢人家老公,不检点。”

浅秋真是跳进黄河洗也不清了。

浅秋被嫌疑人带进拘留所审问调查,也进行了验身,发现没有异常,两人没有发生两性关系。因当时浅秋已煤气中毒,神志不清。排除了浅秋的嫌疑,是老张的意外。

这件事儿虽过去十年了,但对浅秋来说,一次身心的伤害和一段痛苦的经历。老张的过世,更是浅秋的自责。她觉得自己对不住老张,也把自己感情封闭很久。也在一直寻找类似老张那样懂情懂理的男人,可是总不能如愿。

后来,她一鼓作气,也是为了报答老张的厚爱,终于考上了一所省属医学院,又自修攻读研究生。

以后的日子浅秋的事业顺风顺水,而个人情感一落千丈。

已是浅秋,阳光尚好,空气新鲜。浅秋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和学习。

今天,浅秋要走了,院长已答应她到国外进修。当然她和顺子的好事只有开始没有继续。

“浅秋,不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会关注你,保护你。希望你过得比我好。”

“我知道,请院长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两人握手,相互祝福。

望着浅秋远去的背影,院长的心很痛。浅秋回眸的那一刻,凝结成一道不老的风景。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