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如云秀发悦谁容 _影视书评 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时间:2019-07-16来源:讲故事网

  

  走进阿哲的店,我第一感觉就是清新淡雅。落地的纯白色门窗、白色的剪发台、白色的产品展示柜、白色的收银台和存储柜,一进门就觉得雅致扑面。如果不是朋友告诉我,阿哲是位男士的话,我一定会想到主人一定是个旗袍加身,优雅的女人。

  因为习惯了准时,店员开门,我和女儿就走了进去。“您好,我是和阿哲预约好的,九点的顾客。”看到了店里的三位美女,我赶紧解释一下。

  “您好,您先存衣、存包,我给您洗发,您选好服务项目,师傅就来了。”一位漂亮的女孩把我领到换衣处,温柔地说道。

  在给我洗发时,她已经把店里的服务完全介绍了一遍,让我做好选择。等我们起身,坐在剪发台前,我想问一下阿哲来了吗?一个身穿白色衬衫,个头不高,小眼睛的男人映在我前面的镜子里。

  “姐,自己选个发型,还是我给你设计一个,我是阿哲。”语气里能听出那种自信。

  “你设计一下吧,我比较随意。”

  阿哲是个心细话少的人,剪发中间除了问我一些必须要得到答案的事宜,基本上只是低头做事。每一道工序他都会亲自去指导,认真嘱咐好,才去接待另一个顾客。漫长的四小时在一点一滴地过去,和店员交流时才知道,这个店只有阿哲一位师傅,他靠着自己的才华与执着为顾客服务着。在最后的一道程序上,阿哲力求完美,不停地问我,这个发式还满意吗?我却答非所问,直接问道:“阿哲,你是理发师,你说头发对于女人来讲意味着什么?”

  阿哲一愣,脸先红了,慢慢地说道:“我觉得,头发像女人的外衣,也是优雅女人的标志。”

  我抬头静静地看了这位年轻人一眼,可能他和别人对女人与发的理解不同,才使他的店有了今天的品质。

  当我看到镜子里是一个和进来时不一样的自己,我不禁感叹着,头发对于女人来讲真的很重要南昌癫痫病医院,片刻之间,截然不同。

  从古到今,女人与头发都有着不解之缘。《战国策》里的“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就展示了古时的女子重视发式,她们为了增加自己的美貌,在头发的梳理和盘结上都很细致、用心。一头美丽的秀发可以让女子更加妩媚,一段美丽的秀发也是古代女子对爱的誓言,古代把原配夫妻称之为结发夫妻,可见发在婚姻里成了誓言之物。

  因为女子们的重视,随之产生的发饰也多种多样。发饰主要有发簪、白花、步摇、发钗等,从木簪到玉簪显示着身份的不同。发饰可以是价值连城的宝钗,也可以是一根红头绳的代名词。官宦人家用珠花和秀簪来区分女子的闺中与已嫁,老百姓只能用头绳和木簪去区分。到了民国以后,女子长发飘飘即为未嫁,盘发为髻即代表已经嫁娶。

  发式还可以区分历史年代。每个朝代的女子发式都有或多或少的区别,发饰也随着时代的变迁与进步得到了大力的发展,这种发展一直持续到民国时期。

  我曾经很是羡慕古时女子的一头秀发。小的时候,一看古装电影,回家后就会和外婆磨上几天。一定要梳上个丫鬟头美上几天,即使头皮很痛,但是因为美,强忍着。我不懂事时,一直是梳着“日本头”。齐齐的刘海儿,齐到耳边的小直发,几乎大院的孩子小时候都是这个发式。第一,好打理;第二,可以少养一些虱子虮子,少篦几次头发。等我上学时,才开始留长发。我总是女孩子里最奇特的一个,辫子梳得一正一反,看着滑稽,但我仍对长发飘飘充满了爱恋。

  说起头发让我想起了住在外公老宅前院的冬梅姐,她有一头黝黑浓密的头发,令人羡慕不已。尤其夏天,冬梅姐在院子里梳洗自己的头发,总是嘴里哼着小调,手里拿着木梳,那头发上挂着亮晶晶的小水珠,看上去特别的漂亮。因为喜欢她的一头黑发,和我一般大的小女孩儿们经常会去打扰她。

  “冬梅姐,你的头发好漂亮,是抹发油了吗?”每次我们都会忍不住去问。冬梅姐总是莞尔一笑,静治疗癫痫病大概会花多少钱啊静地回答:“没有,俺娘说俺这头发随俺大姑,天生的。俺家没条件,洗发只用肥皂,没有洗发膏。”瞬间冬梅姐的脸上出现了一朵红云。

  每次从冬梅姐家回来,我就会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有点稀疏、发梢还有些微黄的头发。“外婆,我为什么没有那么好的头发呢?”外婆每次都会抱着我,说我还没长大就知道臭美了。告诉我,长大了,我的头发一样会漂亮。我一直相信外婆的话,在静静地等着自己长大,做梦都想着自己迎着风,长发飘飘。

  小学二年级,我也开始留起了头发,从一边一个“小刷子”辫开始,一直也留到梳起了大辫子。虽然没有冬梅姐的浓密黝黑,但是梳洗时却会有了长发飘飘之感。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寒冷,母亲总是在嘱咐我们,放学后在家里好好陪外婆,不要出去疯跑。我那时根本不懂,总是惦念着和小朋友们一起堆雪儿、打雪仗。外婆总是会拉着我,给我做各种好吃的,不让我去各家串门。后来我才知道,那年的冬天,结核病爆发,好多的大人和孩子都染上了肺病,一时间,咳嗽声不断。

  冬梅姐的母亲也不幸染上了结核病,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一如雪上加霜。冬梅姐的父亲两次来到外公家借钱,因为她母亲的病,让冬梅姐脸上沾满了苦涩与愁容。外面的雪下得越来越大,年关近了,大院里有好几家的大人和孩子染病,那年的春节是最静的。

  腊月二十九,冬梅姐和她的父亲来到外公家。她的父亲手里捏着二十元前递给了外公,“赵叔,真是不好意思,到这时才来还钱。”外公外婆赶紧安慰着他,我却突然发现冬梅姐的头发变成了垂肩的小辫子。

  “冬梅姐,你的头发呢?”我突然提高了声音,在厨房干活的母亲听见了也走了进来。

  “哎,没办法了,我把冬梅的头发卖了。”他的父亲双手不停地搓着,低着头。

  我看到冬梅姐的眼里蓄满了泪水,我也愣愣地站在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是母亲的一句话解除了尴尬郑州哪家医院能够治愈癫痫病,“冬梅,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过几年,你还会长发披肩的。”那一夜,我做梦了,梦里看见冬梅姐抚着自己的长发在无声地哭泣。

  头发一直是女人们的梦,随着社会的发展,女人把头发演绎成了一种个性与对时尚的一种追求。八十年代的凤尾鸡冠头、九十年代初期的盘头、中期的爆炸式、末期又变成了直板熨烫。到了2000年以后,终于回归到了一种自然、舒适的蓬松发型,让人一眼望去,感觉有一种慵懒和华贵之感。头上的发饰也变得更加简单,从发卡转变成了最原始的头绳。

  随着电视走进千家万户,电视剧的拍摄手法使女人们更加妩媚动人,大家足不出户就可以看到最美的发式和最新的流行趋势。女人们对头发的要求也不再停留在样式上了,这时候开始了多姿多彩的染发。一时间街头巷尾,年轻的女孩的发色从常规的黑色到稀奇古怪的绿色都抢占了一席之地。中年女人为了把自己打扮得更加年轻漂亮、更加有韵味,也开始为自己的头发染上了不同的棕色与酱紫色。头发的色彩掩盖了岁月留下的淡淡白痕,也使女人对自己不老的容颜更加的自信。可能看惯了中国人的黄皮肤和黑色的头发,我始终对色彩的喜欢比较单一,也一直保持着黑色的亮发。

  年轻时的我对直发一直很是钟爱,长发垂胸,随风飞扬。结婚时我都没舍得把头发烫染了,而是根据当时的流行情况,盘了一个松散的发髻,别上了两朵百合花。这个喜好,我一直坚持到32岁。因为病弱的身体,因为大量的药物使我的一头秀发失去了往日的光泽,我不得不剪去长发,开始了我的短发生涯。

  在我的印象里,一直认为长发代表着女人的柔美与娇媚;短发则代表着女性的气质与干练。我从32岁开始了真正的人生拼搏期,那时我也把这种动力归纳给了一头短发,努力地让自己学会独立,学会了女人的包容与精炼。36岁时,年末的同学聚会上,大家都很惊讶我的转变,我用四年的努力终于走出了失去母亲的颓废,飞扬的短发透着一股子淡雅与成熟之美,顷刻间为我的病颜增色不少。<治疗癫痫病很长时间,为什么没有好转?/p>

  从此,我亦有了一种短发的情节。每次看到荧屏上那梳着精短别致的短发女子,身裹着秀美的旗袍,我就惹不住去感叹。既感叹于演员的演技,也感叹着短发和旗袍带来的优雅。《花样年华》里张曼玉的优雅,《上海滩》里陈数的妩媚都是女人美丽极致的再现。

  但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罗马假日》,当一袭长发的公主逃离了皇宫,来到了民间,先让我们看到了公主端庄的气质和优雅,长长的头发也是她美丽的象征。等到理发师在一声惋惜中,为她剪落了一头长发,转身而至的一个带着精短的发式、一双灵动的眼睛、一个美丽的精灵呈现在观众面前。那一刻,我在为奥黛丽.赫本的演技感叹,也在为那灵动的发式瞬间转变了人物的性格而感叹。正是长期生活在封闭的皇宫,才让公主有了性格的双重性,导演十分巧妙地在演员的发式上也做下了伏笔,让影片显得更加有耐看性,也成为了一篇经典之作。

  女人为了容颜,为了一头秀发,都会使出百般绝技,万般的呵护,让自己能够优雅靓丽。一头秀发给女人带来了几分妩媚;它亦给女人带来了对爱的期待;发里有着爱的誓言;发里也藏着女人的成熟与优雅。真希望,每个女人都能去理解你自己的头发,让它能真正地去体现你的气质与优雅。

  走出阿哲的店,外面还飘着清雪,它纷纷扬扬地穿过我的心,驻停在深冬的季节里。风掠过白色妖娆,轻扬起我的短发,也轻拉着春的韵脚。或许,春天就在我的执念里静静地在等我。

  我轻摇了一下头,抖落了飘在发间的雪花,信步向前。身后的音响里传来了我喜欢的那首歌:嘿…待我长发及腰,嘿…归来娶我可好,等你等的忘了笑,旧了头上的金步摇……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