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第200封信伤感散文

时间:2018-05-28来源:讲故事网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哲瀚和语蓉的邂逅有点像电影里的情节:语蓉刚刚下班走出写字楼,却和哲瀚撞了个满怀,手里的文件一时漫天飞舞……语蓉一提起他们的相遇就感觉像一个平庸导演策划的一场恶俗的肥皂剧。

哲瀚是穷人家的孩子,来自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而语蓉的家庭条件十分优越。两个人从相遇相知到相恋,过程并不长,然而,却走得很艰难。他们的家族不同,双方的父母都很反对,原因就是门不当户不对,语蓉的父母也并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只是觉得语蓉和哲瀚毕竟从小生长的环境不一样,自己的女儿他们自己知道,这要是真的到了一起,过不了多久就得出问题。而哲瀚的家长竟也有这样的想法。

哲瀚和语蓉执拗地非要在一起,双方的父母也就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他们都不是**型的家长。哲瀚认为两个人不可能什么都一样,有不同之处也在所难免,只要懂得包容,完全可以是一对的恩爱夫妻。然而,语蓉是一个容易动摇的人,母亲的话对她并不是完全没有影响。在交往过程中,渐渐地,她发现哲瀚身上有很多让她接受不了的缺点,甚至有些忍无可忍。她错误地把这些都归结到一点上:哲瀚糟糕的家境让他养成了这些习惯,而且无法改正。

语蓉其实很爱哲瀚,但是经不住父母在耳边的唠叨,那些话就像一剂剂麻醉剂,让语蓉有点犯迷糊,哲瀚在她眼里越发不顺眼了。最后,她竟然决定向哲瀚提出分手。

语蓉约哲瀚在一家咖啡厅见面,当时的咖啡厅里正放着一首忧伤的曲子。语蓉低头搅拌着自己的咖啡,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哲瀚,缓缓地说:“哲瀚,我们不合适,还是分手吧!”哲瀚身子微微一颤,仿佛被电击中一样。顿时,他感觉一阵头晕。他努力睁开眼睛,看着语蓉的眼睛,在那双清澈的眸子里,他看到了一丝坚决。于是,哲瀚没有说什么,默默地点了点头。

<山西癫痫病怎么治疗p>“我们还可以做朋友,是吗?”语蓉问道。

“是啊,当然了,只要你有事找我,我一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面前。”哲瀚把悲伤掩饰得毫无痕迹,竟然开朗地笑了。

语蓉见哲瀚连起码的悲伤也没有,感觉到莫名的恼火。但是毕竟这是最后一次晚餐,她没有发脾气。

在这之后,哲瀚常常给语蓉打电话,口气还是那样温柔,只是不再喊她宝贝了。“你过得好吗?吃好点啊,注意身体!”这些让语蓉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们并没有分手,他一直都在自己身边。

在父母的介绍下,语蓉被动地交了一个新的男朋友,是一个**。那是个自负的家伙,他们在一起俨然是一个大小姐和一个大少爷,谁也不让着谁,动不动就吵了起来。不过,这个小伙子还是挺会讨语蓉欢心的,每次两人矛盾,他都会把语蓉哄得高高兴兴的。哲瀚依然对语蓉嘘寒问暖,在一段时间内,语蓉的实在是好,不知道是因为新男朋友合自己的胃口还是前男友给自己的踏实感。

有一次,语蓉和新男友吵架了,心情很糟糕,哲瀚却在这个时候打电话问候,无心的一句话却惹恼了语蓉,语蓉在电话里大吵着:“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我什么人?”哲瀚只是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扰乱你的了。”语蓉只顾着自己的情绪,却没有发现哲瀚,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从那天开始,语蓉就再也没有接到哲瀚那温暖的电话。语蓉以为他工作太忙,顾不上,也就没往心里去。转眼间,哲瀚已经有一周的时间没有给语蓉打电话了。语蓉心想:“这哲瀚也太小气了,只说了他一句就真的不打电话了,他给我打了这么多,我就给他个台阶,打给他吧。”然而,语蓉并没有如愿听到哲瀚的声音,而是听到了暂停使用的提示。语蓉感觉很蹊跷,就到哲瀚公司去找他。得到的回复却是哲瀚已经一周没有来上班了,实际上,满世界的人都在找他。语蓉拨通了哲瀚家的电话,另一端传来哲瀚母亲冷漠的声音:“他出国了!”然后砰地一声就挂断了。

语蓉更加不解了,哲瀚家那么贫困,广东癫痫病医院怎么有钱让他出国呢?就算赢得了奖学金,也应该光明正大地走吧,总不至于偷偷的就人间蒸发了,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语蓉没有找到哲瀚,无奈之下只能回家。却发现门口的邮箱里有一封信,啊!是哲瀚!语蓉感觉一阵莫名的惊喜,原来,哲瀚真的出了国,只是不想惊动别人而已,那几日是因为太忙了,所以没有给语蓉打电话。看完信,语蓉有点不解,自己明明是看哲瀚不顺眼,感觉不合适,怎么还这么关心他呢?自己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他在哪里关自己什么事呢?

自从那天开始,语蓉就一直没有见过哲瀚了。但是,哲瀚会时不时地写信给语蓉,每逢节假日,哲瀚都会按时送来问候。因此,语蓉虽然很久没有见到哲瀚,仍然能感觉到他的关心,甚至比在一起的时候还让她感到温暖。语蓉想,这就是最好的朋友吧,自己真的好幸福。

渐渐地,语蓉发现一个问题,哲瀚寄来的信件全部都没有寄信的地址,难不成是他直接塞进邮箱的吗?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哲瀚从前的朋友都对语蓉特别关照,时不时会邀请她参加活动,平日里常常主动找语蓉聊天、购物。语蓉很不解,是自己的人缘太好了吗?为什么这么受他们的欢迎呢?不管怎么样,语蓉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开心,她从小就是一个孤傲的公主,由于家庭条件的优越,骨子里总是带有一些傲气,周围的人自然不会接近她。现在竟多了这么多的朋友,真是一大喜事。

然而,就在语蓉沉浸在喜悦之中时,远方的信突然断了,已经有两周没有接到哲瀚的信了,要不是出了这么一件事,语蓉是不会相信自己是如此在乎哲瀚的。

“他最近真有那么忙吗?”语蓉这样想着,她有些发慌了。她是那么想看到哲瀚的信,都两年了,这让她仿佛上瘾了一般,她无法再安静地等下去了。她开始到处打听关于哲瀚的消息,结果让语蓉失望,仿佛任何人都不知道他的下落,自从他出国的那天起,很多人都和他断了联系。语蓉把最后的希望放在哲瀚最要好的一个同事身上。没想到,当她再次去哲瀚从前所在的公司时,有一个女孩哭着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语蓉还以为自己得到的是哲瀚的号,就没有在意那个女孩为什么要哭泣。语蓉忍不住开心起来:“让你躲,我聪明吧,终于找到你了。”

语蓉满怀期待地拨通了那个号码,电话的一端传来了一阵浑厚的声音:“喂?”语蓉可以断定,那根本就不是哲瀚的声音。语蓉正在纳闷,对方先开口了:“我知道,你是找我哥的,我有你的号码。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见个面。”语蓉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方约她在一家咖啡馆见面,正是语蓉对哲瀚说分手的那家!

坐在咖啡馆里,依然是那首悲伤的歌曲,但是语蓉的对面却换成了哲瀚的弟弟哲明。她有理由相信对面的男子,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像了。语蓉奇怪,为什么自己和哲瀚好了一年,连他有这么个弟弟都不知道。哲明默默地拿出一份淡粉色的信递到了语蓉手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其实,我应该早一些给你这封信的,但是我哥说一定要在今天。”哲明解释道。

“他呢?怎么躲着我啊!”语蓉边嘀咕边打开了信封。

语蓉:

最近好吗?工作怎么样?是不是总会偷懒呢?可不应该啊,我知道你很淘气的。看!我把你当个小孩子了,不过,我感觉你就是太小了,小得不懂得照顾自己,我总是放心不下你。还好,我的朋友们答应我照顾你了。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了。这个世界没有悲伤,没有痛苦。我唯一的不甘心就是没法和你走到最后,所以,我用写信的办法来陪着你度过我剩下的日子。这是我写的最后一封信了,我没有时间了,天堂里的人在呼唤我呢。我挺想见你的,但是我怕你哭,怕你。写信是最好的方式了,加上这最后一份,应该有200封了吧。记得吗?今天是我们以前的纪念日呦,每到这个时候,虽然只过了一次你就和我提分手了,但是我记得那次你吵着要我背着你上街去玩。最后我真的那么做了,那时候的你挺瘦的,现在应该会胖一点点了吧。可惜再没法背你了。你提分手是对的,我们分手以后,我感觉头锦州市治愈癫痫病最好的方法很晕,就去了医院,医生告诉我我只有三个月时间了,你要是没有提分手,我也会提的。我可不想连累你啊!因此,我每天都给你写信,然后交给我弟弟,让他慢慢寄给你,应该够两年的。你对我的感觉应该淡了吧,已经没有一点爱了吧,相信你能接受这件事情的真相了。我很遗憾,我没有时间再写信对你嘘寒问暖了,就算你只和我做朋友,只要你不拒绝我的关心,我就很满足了。你说我们不一样,这是真的,但是,世界上如果只有一种颜色那岂不是很单调?我一直认为,我们只是在磨合,并不是什么不合适。哎……说这些都没有用了,你知道吗?我有多舍不得你,可是,我必须走了,这是命运的安排。

这时候的你应该坐在当初我们分手的那个咖啡馆里吧,说实话,我根本就没认为我们分手了,只不过是暂时不在一起而已,我的心总是跟着你的节拍的。可是,今天,我们真的要分手了,这次是我提的,不得不提分手。喝完咖啡就赶紧回去吧,不要哭,千万不要,我要你地生活。

哲瀚

2009年1月30日

语蓉感觉到喉咙一阵梗塞,悲伤竟然堵住了泪腺,她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捧着手里沉甸甸的信,看那一片粉红隐隐约约的竟然变成一片鲜红。语蓉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哲明,仿佛有种错觉,哲瀚并没有走远,语蓉疯了似地跑了出去,任凭哲明在后面追。她跑过他们曾经走过的街道,穿过曾经散步的树林,那一天,仿佛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语蓉身上,有一个女孩,抱着一封粉红色的信,在风里跑着,跑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分隔线----------------------------